吉林省擔保 - 黑龙江p62开奖|黑龙江p62开奖时间
微信公眾號
首頁 - 詳細內容
認清形勢,國內宏觀形勢面臨系統改變
作者:admin    來源:安邦信息    時間:2018/11/6

        從人民銀行公布的10月份金融數據和國家統計局發布的10月份的經濟數據情況來看,一方面實體經濟的固定資產投資由于受到加大基建投入的影響有所回升,而消費方面的增速仍在放緩。同時貨幣金融方面的數據顯示社會融資規模出現大幅回落,而貨幣供應量也大大低于預期。這表明,在8、9月份地方專項債券的大規模發行并沒有形成溢出效應,也表明目前陸續出臺的一系列舉措還沒有收到政策效果,中國經濟目前仍然難改放緩的趨勢。
        在這種背景下,在穩定資本市場、加強對民營企業支持等一系列政策之后,如何來運用宏觀手段來進一步推動經濟結構的調整和實現“六穩”,成為市場和學界以及政策研究機構各方面關注和爭論的焦點。對此,清華大學文化經濟研究院院長魏杰日前發表了看法。在系統回顧了當前的宏觀政策后,魏杰認為今后的調整需要在“穩中有變”的基礎上,從金融政策和穩增長的政策兩個方面入手進行調整。
對于金融政策調整,他認為,貨幣政策還是需要把保持穩健中性的流動性、貨幣傳導機制的暢通作為重點。同時去杠桿的政策需要有所調整,一個是去杠桿的節奏要放緩,杠桿率的升高時過去十幾年的政策形成的,不能希望幾個月內去掉;另外不能一刀切,應該是結構性的去杠桿;第三是要穩杠桿,避免資金鏈的斷裂,通過經濟增長,做大分母來實現去杠桿。
        對于金融風險的問題,魏杰認為房地產和非銀金融是防范金融風險的關鍵。他表示,中國如果繼續還是銀行融資為主沒法去杠桿,因為銀行之間就是債務關系,不要因為出問題而收縮,而是要規范和發展非銀行金融機構,這樣自然會走向去杠桿的目的。非銀行金融機構要在今年出問題的基礎上,以最快的速度形成良好的非銀行金融的體制,保證金融的運轉,千萬不要拒絕金融的科技化和新業態,一定要注意這個問題,不要因為問題而不去改革,不去調整。魏杰特別提出房地產問題是引發銀行出現問題的最大風險。他認為在金融政策調整上,可能明年難度最大和考驗智慧的將是房地產產業,因為它和整個經濟緊密相連。
        對于穩增長的政策,魏杰認為需要從幾個方面進行調整,一個是以減稅費和增加財政投資為內容的積極財政政策。他表示這對短期內經濟增長有巨大作用。從這個意義上看明年的增長情況,下行壓力的情況,要明顯低于今年。第二個是產業結構調整的政策,未來支持中國經濟增長的有三個新的產業:戰略新興產業、現代服務業、現代制造業。需要盡快讓這些產業上升為重要的新興產業,支持中國經濟走向高質量增長。在環境生態政策方面,魏杰認為需要適當地調整一些操之過急的政策,尤其要調整野蠻執法,把重棒子打在企業上,出手過狠把企業關了的做法,以中長期的解決手段來逐步引導企業達到環保的要求,保證增長的穩定。在對外政策方面,魏杰認為,一是要調整中美關系,通過中美貿易戰推動國內改革;二是要進一步開放市??;三是要做好“一帶一路”的建設,以此來改善中國的外部環境。
從魏杰對于宏觀政策調整的系統性描述來看,這些政策的調整是基于對目前經濟的判斷基礎之上的。為什么要調整呢?魏杰認為“從7月份開始,有一個提法很明顯,叫穩中有變?!貝撕籩醒胨齔齙囊幌盜姓叩牡髡際腔謖飧讎卸?,包括貨幣政策的松動,以及多種方式支持民企發展的相關政策。
        安邦咨詢(ANBOUND)研究團隊認為,上述觀點和分析顯示,今后的政策調整要建立在中國宏觀形勢所面臨的系統變化基礎上,這一變化在最新的信貸數據大幅放緩中已經有所反映,顯示國內市場空間擴張不足,甚至已經出現萎縮的跡象。近期國內資本市場的變化,中央政策對國內經濟表述的變化,都可以看出現在的經濟放緩速度不容樂觀。
正是基于這樣的判斷,國內關于宏觀政策調整的呼聲開始增加。比如有人提出來去杠桿的力度要調整,從去杠桿變成了穩杠桿。特別是在經濟增速放緩的背景下,去杠桿會進一步加劇收縮,可能帶來資金鏈的斷裂。此外,還可以把去杠桿的時間放寬,這樣緩和當前的力度,防止經濟的進一步下滑。以緩和去杠桿的力度帶動貨幣環境的寬松,從而推動投資的增長。
        魏杰教授提出的對環境生態政策的調整,也是基于相似的思路,以時間換空間。不能期待短期內解決過去幾十年積累的問題,而需要從中長期的政策維度考慮調整,在短期內,仍是以企業的生存為第一位,解決穩增長的矛盾。
        總的來看,中國經濟政策的調整需求是系統性的,至于寬松的財政政策和穩健中性的貨幣政策,也都需要針對穩增長的目標進行調整,也涉及金融貨幣、財政政策、產業政策、對外政策等等各個方面。這種轉換實際上意味著宏觀經濟政策從整體上要放松,重點轉向穩住經濟。
        在我們看來,背后反映的判斷是,當前中國經濟全面轉差,環境在全面惡化。因此,相關政策才需要做全面調整。正如安邦咨詢研究團隊所反復強調,目前中國經濟面臨的主要問題不是防風險,而是如何“活命”的問題。對于決策部門而言,需要從之前著重于防風險、調結構的長期目標全面轉向穩增長,從而對宏觀政策進行有針對性的調整。
最終分析結論(Final Analysis Conclusion):
        當前中國經濟面臨的內外部問題,不只是某一領域或部門的問題,而是系統問題;不是一兩個領域的風險,而是某種程度的經濟?;?。因此,需要一個系統性的政策調整,才有可能達到效果。